新聞中心

首頁/新聞中心

他從投資人變身創業者,首推植保無人機專用飛控,成交數萬套!

本文來源:創客公社 (ID:chuangkegongshe)

創客記 | 他從投資人變身創業者,拿到老東家閻焱數百萬投資,首推植保無人機專用飛控,成交數萬套!

-已獲授權

【創客記】NO.165

采訪、文 | 一壹

編輯 | 張小逸

視覺 | Myra



我們比較幸運,中國民用無人機現在代表的是世界最高水平?!?/span>

這點比較慶幸,僅過了一年多我們公司就從困境中有了轉變?!?/span>

最幸運的是,創始團隊在大方向上是高度一致的?!?/span>

 

在拓攻科技創始人張羽口中,他常說的一個詞是“幸運”。但創業兩年,他也坦言產品研發過程并不是一帆風順,其中不僅問題無數,自己也曾一度感到迷茫與心酸。

 

說到底,幸運不幸運沒有一個標準,它更多地取決于張羽樂觀、感恩的主觀心態。


2015年,張羽創辦“上海拓攻機器人有限公司”,一成立便拿到軟銀賽富領投的數百萬天使輪投資,也是軟銀賽富到目前投資的唯一一家無人機創業公司。

 

“融資是個附加項。當然融資做得好,公司發展會加速,會有一些側面幫助,但不是根本幫助?!睆堄鹫f,“好產品才是公司核心?!?/strong>



2015年年底,拓攻便開始批量銷售無人機飛控產品,經過長時間對市場的把控,2016年中旬,拓攻針對植保行業推出第一款行業內專用植保飛控,成為公司首款爆品,成交數萬套。

 

目前已擁有百人團隊的拓攻,以技術研發為主,合作廠商已達三百余家。除了做好現有產品線,張羽透露,近一兩個月內公司還將推出一款新的硬件平臺。

 


天時地利人和

 

張羽從南京大學畢業已有十二載。這十二年里,事業軌跡可以按五五二劃分。

 

前五年在美國,讀書、工作各占一半;第二個五年至軟銀賽富做投資人;剩下的兩年,就在現今創業的公司“拓攻科技”。

 

他說:“很多事是做成了,再回頭去找的理由?!?/strong>


軟銀賽富合伙人閻焱不僅是拓攻科技董事,其天使輪融資也由軟銀賽富領投,甚至在公司未注冊之時就把資金打給個人讓他們先去做事,于是,拓攻成為軟銀賽富投資的唯一一家無人機創業公司。這事要歸因于張羽在軟銀賽富投資人經歷。

 

同時,拓攻創始團隊的核心成員,也是張羽在做投資人時接觸到的一群來自南航的科研人員。由于相處非常合拍默契,才有日后創業一說。

 

另外,張羽早就看好無人機飛控這個賽道,他通過十來年對市場的觀察思考,認為目前靠模式創新較難,最靠譜的方向還是偏技術類型。

 

再往前說,就是張羽本身對飛行的熱愛了。他曾在美國考取FAA飛行執照,有過飛行員夢想,最終他選擇了與愛好相關的無人機行業。

 

首先是有興趣,然后看好賽道,又有對團隊、對人的認可,最后還有投資,按他的話說就是“天時地利人和”,于是這事不得不做。

 

2015年5月4日,張羽成立“上海拓攻機器人有限公司”,正式開始創業。

 

在他看來,創業公司最初要先養活自己,即找到市場熱點、需求在哪。拓攻團隊本身在無人機飛控技術上有多年積累,能力不是問題,最難點在于如何針對市場做出適應市場的產品。

 


靠市場引導,做爆品——植保飛控

 

張羽說:“公司成立之初,當務之急便是‘定產品’?!?/span>

 

他了解到,在無人機市場內旋翼機最火,不僅市場空間開闊,技術難度也低,于是選擇由此切入。另外,拓攻最早產品定位是通用型飛控,主要解決基本飛行功能,不針對某一行業。



2015年年末,公司成立僅過去半年時間,拓攻產品便研發完成,開始批量銷售,同時緊抓市場,尋求客戶反饋。

 

就在這時,張羽發現,很多客戶買完自己家的通用型飛控是用于植保市場,便想著能不能幫客戶把需求解決得更好,直接生產“植保飛控”?

 

緊接著,拓攻團隊便著手專門用于植保行業的飛控研發,只是當時市場上并無同類產品,團隊只能靠自己一步步摸索。

 

“技術類創業公司一定要避免陷入自嗨狀態,因為研發人員思維角度跟普通人本就不一樣?!睆堄鸷髞矸治稣f。

 

最初,研發團隊一上來就想推植保飛控“全自動功能”,在研發人員眼里這主意簡直不能再好,但操作時農民不滿意,這才發現想象跟現實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 

于是在全年最熱的幾個月,拓攻研發人員都在田野里干活,深入一線去摸索農民真正的需求。

 

經過實際調查,他們發現農民根本不需要一些華而不實的功能,他們想要的是半自助、到手即用的產品。最簡單的需要做到——飛得穩;撒藥時不撞電線桿、樹等物體;電力、農藥用完了如何快速解決等等。

 

“從通用型轉到某個行業,技術上沒有太大壁壘,難點主要還是對產品的理解,對市場的把握,這其實才是我們這款產品真正的門檻。”張羽說。

 

到2016年中旬,拓攻針對植保行業推出了第一款其行業內專用“植保飛控”。這款產品正切中市場痛點,一經推出,產品銷量大增,由此拓攻第一個爆款產品誕生,產品利潤也大幅提升。

 

“這第一代產品僅僅是個開始?!睆堄鸨硎?,目前這款產品平均一個月要做3至4次固件升級,而飛控產品門檻之一便在于,它是一個不斷優化的過程,飛得越久,優化的次數越多,產品也越好?,F在產品經過反復優化,也由此形成公司競爭壁壘。

 

如今,團隊會長期固定去收集客戶反饋意見,并將其當成一種改進方向,有新產品也會第一時間進行內測,“相較之前,現在模式更加良性循環”。

 


做無人機的行業應用

 

在張羽眼里,盡管目前無人機市場仍屬早期,但他的信心仍比壓力要多一點。因為看中南京本地優質高校資源和軟件研發技術上的積累程度,拓攻團隊決定將重心放在南京。


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毫無國際推廣的情況下,拓攻去年的出口量竟占了總銷售的20%。

 

張羽認為,中國民用無人機目前代表的是世界最高水平,就是行業級應用,中國也有比較明顯的領先,現在很多海外公司要找無人機供應鏈產品,首先就會想到中國,這點比較幸運。

 

他解釋說,像最底層的材料、芯片這些東西的創新,確實數歐美走在前面,但飛控是基于現有的傳感器、模組,通過組合、算法讓它實現應用層創新,“在這方面我們中國更有優勢?!?/span>

 

為了給客戶提供更全套的一站式服務,除了飛控,拓攻還新增一些增值服務,比如做雷達、電池電機等無人機里不可缺的零件,團隊想借此讓產品之間有更好兼容性。

 

隨著業務擴展,拓攻離整機制造廠商也越來越近。但在張羽看來,每個行業都有屬于自己行業的方案提供商,拓攻的定位便是“做無人機行業應用”,是為整機廠商提供服務。

 

“這是一種商業模式的選擇,不跟合作廠商形成競爭,更何況我們對整機行業理解,未必就比這些廠商更厲害,公司當然要做自己擅長的事情。”張羽解釋說。

 

目前拓攻緊抓植保市場,同時也著手巡視、測繪、監控等在內的其他領域。張羽和他的團隊正耐心等待著這些行業需求的爆發。未來,他們將針對行業共性需求,深入行業垂直應用開發。

 

?

广西福彩快3开奖结果 北京快3助手软件 炒股学习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急速赛车10游戏 七星彩中奖规则 赛车计划视频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彩經 云南11选五投注技巧 股票配资如何跟踪客户 山东的十一选五走势图看一下